内容正文

李嘉诚看中的威马,赴港上市

日期:2022-07-16 12:27 作者:admin 点击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嘉宾商学

继“蔚小理”三巨头陆续跨过香江后,中国内地的造车新势力们正在全力向港交所发起冲刺。

近日,港交所披露了威马汽车IPO递表的消息,联席保荐人为海通国际、招银国际和中银国际,但估值、募资金额等核心信息尚未公布。此前,威马汽车已经完成了近6亿美元的 Pre-IPO 轮融资,估值超过70亿美元(470亿元人民币)。有消息称,威马汽车此次考虑寻求10亿美元募资。

与此前在美国资本市场相比,港股的投资人确实对于国内的电动车更加看好。过去半个月来,蔚来的股价已经上涨了近50%,一扫曾经在纽交所灰头土脸的状态。而即使是在次轮疫情中受困的小鹏,近段时间股价也上涨了20%。

与此同时,国内的新势力们也集体看中了这片乐土。威马是今年以来港交所披露的第二个递表的国内新能源车企——零跑汽车在今年3月递交了申请。根据已公布的消息,目前哪吒、合众、高合等排名靠前的车企都已经在赴港的路上。

在这一轮赛跑中,威马是曾经最辉煌的一个,却不是今天成绩最好的那个。

01、“全球化第一人”

相对于所有“新势力”而言,威马汽车的创始人沈晖,是个最资深的“传统势力”。

1970年,沈晖出生在一个上海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建国初期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学系,醉心于艺术,是一名建筑设计师,母亲则毕业于东南大学建筑工程系,是一名思维严谨的结构工程师。

这样的家庭给予了他感性上的线条美与理性上的结构美双重审美熏陶。自小他的偶像就是全球最著名的华人建筑设计师、卢浮宫金字塔的设计者贝聿铭。这也成为他最初的努力方向。

为了自己的这个理想,1987年,17岁的沈晖报考了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他在高考时拿到了600多分的成绩,这在当时足以考上中国任一所大学的任一专业。然而沈晖却在最终入选前因色弱被淘汰,调剂到了工程力学专业。

大四那年,沈晖拿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全额奖学金,开始了美国求学和工作。在随后的10多年中,他在美国辗转于多家500强企业,涉及电力和汽车工业,直到在汽车之城底特律的一家企业以亚洲董事总经理、中国区总裁的身份被派回中国。

回到中国后,他在2008年加入意大利汽车企业菲亚特动力,并以中国区总裁的身份主导了该公司在南京项目的破产和重组,在中意两国元首亲眼见证之下,签署了两国当时最大的合作项目——菲亚特与广汽合资项目。

2009年,中国本土汽车企业吉利正在推进收购欧洲老牌车企沃尔沃,吉利董事局主席李书福急需拥有汽车行业背景、欧美工作经验以及汽车行业跨国并购经验的人才。在底特律拥有丰富经验与人脉,且主导了菲亚特项目的沈晖自然是不二人选。而这个更大的跨国汽车并购项目,自然对沈晖也充满了吸引力。

2010年8月,加入吉利半年多的沈晖代表雇主通过英国伦敦的银行,进行了18亿美元的交付,并完成了中国最大的一起海外并购案。这也是中国企业历史上第一次由本土汽车企业收购外国知名品牌的并购。

这次并购案的影响力远超于此前联想并购IBM电脑,在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沈晖也因此成为“中国汽车工业全球化第一人”。并购后的沃尔沃归属于全新成立的合资企业吉利兆圆,沈晖成为了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兼CEO,以及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和中国区总裁。

02、李嘉诚、赌王的筹码

2014年-2015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两个大年,目前国内主要的纯电车企基本都在这期间相继成立。

吉利完成沃尔沃并购后的三年,沈晖一直在忙着切割、善后和扭亏的问题。到2013年,一切步入正轨之后,他认为自己在这家企业,或者说作为一个汽车行业职业经理人可以达到的成就已经到头了。再下一步,就是开创自己的事业了。

在那之后,沈晖逐渐淡出吉利和沃尔沃,有很多公司都来邀请他加盟,其中包括当时美国电动汽车行业与特斯拉并驾齐驱的另外三大新能源车企。他没有加入这些后来纷纷倒闭的美国企业,而是选择了在国内创业。

2015年10月,在正式告别吉利1年后,沈晖在德国收购了一家名为“WM Motor”的公司,并把公司命名“Weltmeister”。紧随“蔚小理”之后,沈晖赶上了国内造车势力崛起快速路的头班车。Weltmeister是一个德语单词,译为“世界冠军”。从公司命名来看,威马最初的日子里非常看重自己传统汽车制造业高地——德国的“血统”。

当外界戏称造车新势力为“PPT造车”时,沈晖却并没有加入“PPT+代工”的队伍,而是采取了更慢更重的方式——自建工厂。凭借在德国的技术和研发班底以及自己在汽车行业的人脉与号召力,沈晖快速组建起了两个自有的生产基地,一个在浙江沿海城市温州,另一个在湖北中部城市黄冈,直接具备了每年25万辆的产能。

此外,沈晖还制定了非常实际的价格和销售策略。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沈晖曾这样阐述了自己的计划,不仅要生产一款体面的大众化汽车,还要在Uber式的未来为客户提供灵活的所有权。这就是威马最初使用的类似“合约机”的方式,半价提车,包月式收费。

沈晖个人的金字招牌还直接体现在了融资上。2017年2月至2020年9月期间,威马上海进行9轮境内股权融资。查询其招股书可以发现,威马的投资人身份与其他新能源车企有着鲜明的不同。

一般造车新势力们的股东都是来自互联网企业、创投和国外基金,但威马的投资人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和多地国资产业基金的“国家队”,更令人瞩目的是两个来自港澳的传统家族的领投。

招股书显示,信德集团持有威马汽车1.45%的股权。而这家公司实际上由澳门赌王何鸿燊家族二太所属何超琼三姐妹掌管。赌王四太梁安琪更是直接参与了威马去年10月的D轮融资,持股5254万股,占比0.73%。同时参与该轮投资的还有李嘉诚、李泽楷父子,二人分别持股0.51%和 1.42%。

在威马的未来上,赌王何鸿燊家族和“抄底之王”李嘉诚家族总计押注了超过15亿元的筹码。在此次投资之前,李嘉诚与何鸿燊曾分别表示过对电动车的投资兴趣,其中李嘉诚父子此前还投过两家公司,并分别退出。对于此次选择,当时的分析认为,两大家族看中的是威马的增长潜力。

在上述投资后披露的交易公告中,信德集团称,考虑新能源汽车市场近期发展及增长,威马集团的业务前景及其可能进行的首次公开发售等因素,董事认为,收购事项及换股提供宝贵投资机会,让本集团能够重新调配及集中其于威马集团的策略投资,有望为集团实现正面财务回报。

3、速度与火焰

2018年被称为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元年”。这一年3月,威马自建工厂生产的量产车型威马EX5下线,并在9月交付。此时,距上海威马成立仅过了22个月。从谈判拿地开始,到建厂房、组装装配线,再到自产的整车交付,这个时间堪称奇迹。

在同一年,“蔚小理”三家之中,只有蔚来和小鹏能完成下线交付,理想还在路上,而且这三家的汽车当时还全部由代工厂生产。而从实际销量来看,此时的蔚来一骑绝尘,全年实际销售超过11000辆。威马汽车以3844辆的成绩排名第二,小鹏仅有482辆。

2019年,受金融海啸的影响,电动车市场没有预想中的景气。领头羊特斯拉全年净亏损超8亿美元,股价接近腰斩。这一年的中国新势力们则都取得了还不错的成绩,全年累计销量排名前三的企业分别是蔚来、威马和小鹏,销量分别为2万辆、1.68万辆和1.66万辆。尽管与小鹏的差距缩小,但威马汽车仍然位列第二。

就在这份成绩单公布后不久,沈晖提出了“千城万店”计划,还拍了一个画面抖动的视频,以RAP的形式唱道“特斯拉不可怕,威马智能能秒杀”。

但是威马的市场地位也随着一连串事件在这一年发生了转折。2020年9月23日,一辆威马EX5在温州某公路旁发生起火,紧接着一系列欠妥的公关处理,威马的形象受到了冲击。在之后的35天时间里,又有另外3起威马车的自燃事故发生,其中两起发生在北京。系列事件直接导致威马召回1282辆汽车,并官宣承认召回原因是动力电池的缺陷问题。

事实上,一直到2020年,纯电动车自燃是频发事件。无论是国外的特斯拉还是国内的蔚小理新势力,市场的高增量背后,各项技术都在成长与摸索期。

这一年的新能源汽车大会期间,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副局长曹奇在发言时介绍,近两年,新能源汽车火灾上升势头比较明显。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国发生新能源汽车火灾560余起,今年(2020年)前三季度已经达到700起,火灾车辆几乎涉及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对于威马来说,不幸的是,系列事件刚好发生在申请科创板IPO前夕。

2020年9月,沈晖紧随老东家吉利的步伐,向科创板递交了IPO申请。2020年11月,上海证监会证实威马已完成上市辅导。在递交申请的同时,吉利与威马两家公司的官司也一直在持续,前者诉后者技术侵权并索赔21亿元。

吉利和威马最终都未成功闯关。外界猜测,除了诉讼因素外,威马的股东构成、财务数据不理想、以及核心技术含量都是影响IPO的因素。

2020~2021年造车新势力交付情况对比

04、“蔚小理”到“哪威零”

实际上,2020年摩拳擦掌奔赴科创板的不止威马,哪吒、零跑也都官宣过相关消息。但眼看着威马和吉利都败下阵来,其他车企也就明白了,虽然科创板跟A股主板相比,打破了盈利的硬性要求,但对于科技含量和亏损容忍都是有限度的。

实际上,从“蔚小理”到“哪威零”,划分第一第二梯队的并不只是销量这一指标,更在于财务健康状况。第一梯队三强中,最低的小鹏汽车毛利率为12%,另外两家都维持在20%左右。

反观最近两家冲刺港交所的企业,数据都不太好看:2019~2021三年中,威马毛利率分别为-58.3%、-43.5%、-41.1%,而零跑的毛利则为-95.7%、-50.6%、-44.3%。看起来都在涨,但是随着销量的扩大,亏损也在变大。

招股书披露,威马汽车在过去的三年中营收保持着增长,分别为17.62亿元、26.72亿元、47.43亿元。其中2021年是威马汽车营收增长最为迅速的一年,营收几乎翻番。但同步增长的亏损数据也在扩大,三年的净亏损分别为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

按照以威马车型18万-20万元均价来算,平均每卖一辆车还要倒贴18万元。不过,亏损的不止威马一家,相比之下,蔚来、小鹏、理想2021年净亏损分别为40.16亿元、48.63亿元和3.22亿元。

创立蔚来之初李斌曾说:“没有200亿别想造汽车”。后来,李斌坦然承认“这个数字估小了”,随即陷入无休止的“找钱”苦战。造车新势力缺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靠上市输血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问题在于,港交所在连续接纳了第一梯队“蔚小理”之后,还愿不愿意继续买第二梯队“哪威零”的单。

盛大彩票平台,盛大彩票官网,盛大彩票网址,盛大彩票下载,盛大彩票app,盛大彩票开户,盛大彩票投注,盛大彩票购彩,盛大彩票注册,盛大彩票登录,盛大彩票邀请码,盛大彩票技巧,盛大彩票手机版,盛大彩票靠谱吗,盛大彩票走势图,盛大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盛大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