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文

股价连跌套了“心凌男孩”,芒果超媒何时重现千亿市值?

日期:2022-07-02 19:03 作者:admin 点击数:

6月3日中午,《乘风破浪第三季》(以下简称“浪姐3”)第三期在芒果TV上线,随后冲上微博热搜,姐姐们首次公演的影响力从娱乐领域蔓延到资本市场。

不过“心凌男孩”们的热情似乎没能拉动节目制作方芒果超媒(300413)的股价。截至6月2日,芒果超媒连跌5个交易日,股价跌至34.58元/股。对比5月20日《浪姐3》首播后的收盘价,近半个月芒果超媒反跌约4%。

事实上,与2021年1月92.84元/股的高点相较,芒果超媒股价已跌超六成,市值蒸发千亿。业内人士指出,王心凌的最先出圈或许在意料之外,但芒果超媒在一季度业绩倒退、股价连跌的情况下,的确需要爆款内容来提升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信心。

尽管旗下的芒果TV是互联网长视频领域唯一盈利厂商,但超30%的收入来自关联方、背靠湖南卫视低成本采购版权以及自制内容能否持续火爆等质疑从未消失。“市场或许会因为热点出现短暂的狂欢,但能支撑股价的一定是确定性的东西,比如持续增长的业绩”,一位投资人士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

“王心凌概念股”3阳之后阴跌5天

5月20日,浪姐3在芒果TV首播,当日播放量达1.36亿,超过前两季的首播量。曾经的“甜心教主”王心凌初舞台凭借不到3分钟的镜头热度全面开花,接连数日在微博、抖音、QQ音乐等平台霸榜。

“心凌男孩”也横空出世,成为继“刘耕宏女孩”后又一霸屏的存在。这群“霸总男粉”一边在各大平台为王心凌打Call,一边冲到背后制作节目的上市公司芒果超媒的互动专区,准备“挟股票以令芒果”,来满足自己关于王心凌在这档节目中的各种要求,比如“增加镜头、成团、与指定男明星合作等”。

股吧更是热闹,“王心凌要是没拿到冠军!在坐的股东都有责任!”、“你一手,我一手,股票往上走一走”、“如果你突然打了个喷嚏,那一定就是我在抄底”,“淘汰就清仓”等评论刷屏。除了股市,“王心凌热”还带火了基金圈,很多基民涌入持有芒果超媒的ETF。

5月24日,芒果超媒股价开盘一路拉升,盘中涨至10%,截至收盘,收于37.44元/股,涨幅超5个点。随后芒果超媒董秘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回复粉丝:“请您基于对公司价值的判断,理性投资。”

不过,资本市场暂未受到“心凌男孩”们的“要挟”,5月26日结束连续3天的上涨后,便5个交易日阴跌。6月2日报收34.58元/股,有网友表示“亏几千块当了回粉丝”。

业内人士表示,这波热潮更大程度上来源于王心凌的自身热度,与“心凌男孩”入局以及芒果超媒的经营关系不大。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从5月10日至5月31日,芒果超媒新增2299户股东。

从过往的股价表现看,芒果超媒曾经因为《乘风破浪的浪姐》开播而大涨。2020年6月《乘风破浪的浪姐》第一季上线,整个播出期间,股价从52元左右涨至73元,市值突破1200亿元,坐上Wind电影与娱乐行业市值龙头宝座,彼时约等于3个万达电影,此外,其以五分之一的付费用户数,收获了与当时爱奇艺在资本市场上相似的估值。2021年1月22日,节目第二季开播,芒果超媒的股价达到92.84元/股的历史最高点,此后高位回落,进入长时间的震荡下行期,最低曾触及27元。

44家基金持有15%流通股

“被困”的不止“心凌男孩”,还有一众基金。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48家机构股东持有芒果超媒股票,其中,44家基金持有芒果超媒股票,持有总数为1.57亿股,占流通股比例约15%,其中兴证全球基金旗下多只产品对芒果超媒“情有独钟”,在前十大流通股中占据5席。

明星基金经理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润、兴全趋势投资、兴全合宜分别位列芒果超媒的第五、六、七大股东。此外,邹欣管理的兴全绿色投资、乔迁管理的兴全商业模式分别位列第八、第十大股东。

目前,这些基金仍处于投入期。南都湾财社记者查阅谢志宇管理的3个基金近年来的持仓数据发现,其中,兴全合润自2019年买入后,一直处于加仓状态,从最初的192万股逐步加仓至2021年底的2236万股,三年来累计买入约15亿元,特别是2022年一季度大举加仓至3425万股,按照该季度的平均价计算,斥资超4亿元,兴全合润也曾在去年四季度少量减仓,卖出约1.2亿元。

另一只基金兴全趋势投资亦从2019年大笔增持,从最开始的27.8万股一路增至第六大股东,持有2817万股,据南都记者估算,仅今年一季度,增持成本约8亿元。

第七大股东兴全合宜基金2019年斥资6.5亿加仓至持有超2445万股,2020年卖出8.4亿后,2021年以来继续加仓,累计买入近7亿元,截至2022年一季度,持有2186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阿里巴巴也曾是芒果超媒的股东之一。2020年12月,阿里创投以66.23元/股的价格受让芒果超媒近9365万股股票,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受让总价约62亿元。不过,2021年10月,阿里创投将所持股权全数转让给地方国资,股份转让价款总计为44.54亿元。

此外,连续参与两次定增的股东中移资本(中国移动全资子公司)除了在业务上的协同,关联交易频繁外,并未在股市里获取浮盈。资料显示,中移资本先后参与两次定增,增发价格分别为34.93/股、49.81/股,而目前芒果超媒股价为34.58元/股。

一季度营收净利双降,浪姐招商数量减少

“心凌男孩”们为支持偶像购入股票并非出于投资角度,即使亏了也会称“就当支持演唱会了”,但对于大部分股东而言,情怀不是风向标,当下的芒果超媒急需一针强心剂。

财报显示,2022年一季度,芒果超媒营收净利润双降,营收同比降低22%至31.24亿元;归母净利润5.07亿,同比缩水超三成。对于2022年一季度业绩的下滑,芒果超媒解释称,一方面由于2021年爆款综艺《乘风破浪的浪姐》第二季热播,推动去年同期广告及会员收入基数显著增高;另一方面,今年一季度疫情反复,导致几档重点综艺录制推迟,浪姐3、《声生不息》等重点综艺节目和影视剧将于二季度集中上线。

艺恩智库发布的《2022Q1综艺赞助市场研究》显示,同比2021年,2022年第一季度电视综艺和网络综艺获得赞助的品牌数量都有减少,“综N代”的吸金力也在下降。其中《大侦探第七季》品牌合作数量从上一季的17家降至7家,下降数量最多,而《朋友请听好》品牌数量下降幅度最大,新一季的品牌赞助数量仅剩2家,而这两档综艺都属于芒果超媒。

此外,曾带动芒果超媒股价业绩双增长的浪姐3的招商也遇冷,首期仅5家广告商赞助,且都是“老面孔”。不过,在最新的一期中,浪姐3新增了首席合作伙伴京东以及行业指定爱玛电动车,微博动态里也出现了兰蔻粉底液的广告。对比来看,《乘风破浪的浪姐》首季首播共13个赞助,播放期总共获得40家广告商,第二季则揽获15家广告商,招商金额创行业之最。

对于广告主数量下滑是否会影响广告收入,芒果超媒曾对南都表示“数量少与大环境有关,但不代表招商总额一定低”。

一位内容营销行业人士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受新冠疫情影响,整体的赞助商市场就比较艰难,但像“浪姐”这样的IP,一般不会轻易降价,“这就很依赖第三季后面的质量,品牌商在观望,如果表现亮眼,会像第一季一样,不停地有客户跟进来追加投放。”

靠爆款和话题吸引用户,并抬升股价,是长视频平台乃至影视行业在二级市场走势的短线逻辑,但问题是能否有持续的爆款作品支撑公司基本盘?曾经压中《战狼》、《流浪地球》等多部爆款电影的北京文化业绩也无法持续。

对于芒果超媒而言,如何刺激综N代,打造新IP、发力影视剧等是其与“爱优腾”竞争的重点。截至2021年底,芒果TV的付费用户为5040万,约为腾讯视频的4成,爱奇艺的一半,而新的用户增量逐渐从开发新用户到从竞争对手里抢老用户,而抓得住观众同时留得住观众,本质在于好的内容——用钱砸出来的节目,无论是购买版权,还是自制。

事实上,芒果超媒一直在增加内容版权的投入规模。据披露,2017年-2020年,其在内容版权上投入的金额从21亿攀升至54亿,2021年约60亿左右。不过,2021年爱奇艺的内容成本超200亿元。

不过,与爱奇艺有所不同的是,芒果超媒通过自制或定制创造了许多平台独播内容,比如“姐姐哥哥”系列、“花儿与少年”等。截至2021年底,芒果TV拥有26个综艺自制团队,剧集方面现有29个影视制作团队和34家“新芒计划”战略工作室。

在2021年业绩交流会上,其高管称2022年内容支出预计为70-80亿元,除了综艺支出外,大部分集中在影视剧制作方面,一方面抓头部,一方面尝试抓小而美的垂类。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此前推出的季风剧场初见成效,“《我在他乡挺好的》以及《没有工作的一年》均成功出圈,今年芒果TV季风剧场的待播片单共有12部作品,退出成本高昂的大IP之争或许也是二线视频平台的一条路”。

但芒果超媒内容团队流失性也是一个问题。曾打造过《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等系列迷综的何忱、何舒目前已离开,成立湖南侦侦日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获得腾讯投资,并于二季度在腾讯视频上线迷综《开始推理吧》。不过,首播仅有蒙牛、奥利奥两家广告商赞助。

延展阅读:

芒果TV:难摆脱关联交易“依赖症”

在国内长视频市场中,芒果超媒旗下的芒果TV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在今年一季度爱奇艺缩减成本盈利之前,芒果TV是长视频中唯一盈利的平台,而这与背后湖南卫视的贡献密不可分。

时间回到2018年6月,湖南电视台里做电视购物的上市公司快乐购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告,湖南台把旗下的做互联网视频的、影视制作的、艺人经纪的等5家分散的业务打包注入了快乐购,改名为“芒果超媒”,这只湘军合体后,湖南广播电视台间接持有56.09%的股权成为其实际控制人。

关联交易成为芒果超媒不可避免的话题之一。

2021年,芒果超媒实现营收153.56亿元,其中芒果TV互联网视频业务营收为112.61亿元,占比为73.33%。此外,广告收入为54.53亿元,会员收入为36.88亿元,运营商业务为21.2亿元,而互联网视频业务的成本为59.3亿,主要用于版权购买。

年报显示,芒果超媒的销售客户前两大客户为关联交易方,合计占比32%,销售金额为49.5亿元。其中,第一名是与实际控制人湖南广播电视台及其控制的下属公司的合计交易额,第二名是与关联方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及其控制的下属公司的合计交易额。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除了销售商品与提供劳务外,芒果TV还从湖南卫视采购版权,只是价格很“美好”。根据芒果TV的运营方快乐阳光与湖南卫视于2017年签署的《电视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采购协议》,湖南卫视将其于2018-2020年间播出的独家电视节目的网络版权以14.93亿的打包价出售给芒果超媒。到期后,双方又续签了五年,每年的采购为价格约5.4亿元,继续锁定了芒果TV未来五年主要采购成本。

虽然在芒果超媒的公告里,湖南卫视打包版权采购金额占公司整体版权投入金额只占10% 左右,但如果对比芒果TV从别处购买版权的价格来看,占比低或许只是打包价原本就低于市场价。

公告显示,《少年派2》等4部外购电视剧的采购总额为8.56亿元;2021年年初回复深交所关于募集资金使用的问询函时,芒果超媒回复称外购《装台》等6部S级电视剧预估采购总额约10.97亿,11部A级自制影视需投资6.95亿元,18部S级自制综艺预估需投资22.7亿元。

除了低价买,芒果TV还可以高价卖版权。上述《采购协议》称,快乐阳光可以将其采购的标的权利许可给任何适格的第三方,许可方式包括独家或非独家方式,许可费用由快乐阳光确定。

南都湾财社记者查阅重组报告书后发现,芒果TV向湖南台采购《歌手2017》时版权成本为3682万,芒果TV除了在自己平台播出外,还将《歌手2017》分销给爱奇艺和腾讯音乐,价格分别为1.89亿元和5660万元;将采购成本为1167万的《花儿与少年3》以6226万分销给优酷。

业内人士对这种关联交易持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过度的关联交易粉饰了芒果TV的真实盈利水平,有失公允;也有人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湖南台是其实际控制人,在资源、部门协调等方面确实给公司带来帮助,并未出现损害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利益的事项,如果可以互相扶持,可持续经营的问题不大。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叶露

盛大彩票平台,盛大彩票官网,盛大彩票网址,盛大彩票下载,盛大彩票app,盛大彩票开户,盛大彩票投注,盛大彩票购彩,盛大彩票注册,盛大彩票登录,盛大彩票邀请码,盛大彩票技巧,盛大彩票手机版,盛大彩票靠谱吗,盛大彩票走势图,盛大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盛大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